政協提案答復

關于區政協六屆三次會議第46號提案的回復

發布機構:區城管執法分局        發文日期:2018-09-05        字體:【   

  尊敬的蒲佳、盧瑩、趙麗蓉、張光慧委員:

  你們在區政協六屆三次會議上提出的《關于加強共享單車管理的提案》(第46號)收悉。經研究,現回復如下:

  一、基本情況

  2017年元月伊始,熊貓、摩拜、OFO小黃車、永安行、哈羅、黑拜等共享單車企業相繼入駐綿陽,目前全市注冊用戶超過200萬人(市民可同時注冊多個企業帳號),共享單車投放總量已達13.1萬輛(其中摩拜4.1萬輛、OFO小黃車4.7萬輛、哈羅4.3萬輛,其余已相繼退市或被兼并)。

  二、存在的問題

  (一)超量過度投放。綿陽城區人口約136萬人,共享單車投放總量已達13.1萬輛,人車配比約10:1,與成都、德陽的16:1、26:1相比,投放比例過高,遠超市民實際需求和我市公共空間的最大承載能力,導致城區出現“單車圍城”現象,造成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。

  (二)重投放輕管理。為搶占市場占有份額,企業之間長期存在著“以量取勝”的惡性競爭,同時為極大節省企業的自身運維成本,摩拜、OFO小黃車、哈羅單車的管理人員配比,遠超2:100(4人/KM2)的標準配比,分別達到了1:2050、1:627、1:1194,導致管理維護人員嚴重不足,車身臟和車亂停放現象普遍存在。

  (三)部門職責交叉。我市仍沒有明確行業主管部門,城管、交警和交通等部門長期處于各自為戰和被動應戰的局面,缺少管理制度和聯動共治的工作機制,導致共享單車企業不惜以提供虛假信息、減少管理維護人員等手段,陽奉陰違、拒不配合政府部門監管,主動履行主體責任的意識淡薄。雖然城管等部門多次約談開會、媒體曝光和多次開展集中整治,但是收效甚微。

  (四)城管體制不暢,改革未落地。城市執法體制改革推進緩慢,雖然市委市政府已于去年12月底下發了《關于深入推進城市執法體制改革改進城市管理工作的實施方案》,要求加快推進我市城市執法體制調整,但由于國家機構調整等原因,直至今天綿陽城市執法體制仍未有實質變化,諸如市區共管、區域交叉等亟待解決問題尚未解決。由于管轄區域交叉,在實際工作中,時常造成單車企業需要同時被市、區兩級城管部門約談管理的尷尬局面,重疊工作多,效率低下,嚴重影響了政府公信力。

  三、目前工作開展情況

  (一)著眼問題,主動整治

  共享單車入駐綿陽初期,城管部門多次會同公安交警、交通等職能部門,商討研究企業市場準入、企業資質、維修維護、租車押金及個人信息安全管理、責任追究和信用體系建設等方面的工作,并初步草擬了《綿陽市規范發展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的實施意見(試行)》。

  在規范管理上,一是先后數次邀請熊貓、摩拜、OFO、永安行、哈羅互聯網自行車企業召開聯席會,共同研究準入機制、行業標準、發展計劃備案、質量安全標準、停車場點規劃、停車秩序管理、購買意外保險、共享數據接入、管護人員配比和市場退出機制等相關事項,并要求其規范經營,務必履行好市場經營管理的主體責任。二是從2017年6開始,在主城區施劃非機動車停放點,先后完成750余個新增點位的施劃工作,可供1.8萬余輛自行車停放,加上城區原有1120根停車欄桿,主城區范圍內可以容納4.6輛非機動車同時停放,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非機動車對城市道路、市政設施帶等公共空間的無序擠占。三是依據《綿陽市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》第十九條規定,對影響行人通行的自行車實施代履行清除障礙、統一保存,異地轉移調度(扣押),并加大對企業的監管力度,現場指揮早晚調度和清理自行車淤積,截止目前已異地轉移(扣押)共享單車2萬余輛,停放秩序基本可控。四是分管領導赴成都、德陽、廣元等共享單車先進管理城市學習考察先進的管理經驗,加快綿陽共享單車政策管理體系建設,促進共享單車科學健康有序發展。

  (二)著眼需求,主動補位

  針對企業反映的非機動車停放區嚴重不足的問題,我局依據騎行熱力圖點位分布情況,精準鎖定城區亟需增加的停靠點位。從2017年6月在主城區施劃非機動車停放區,先后完成120余個新增點位的施劃工作,可加上城區原有停車欄桿,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非機動車對城市道路、市政設施帶等公共空間的無序擠占。2018年,我局已向市城管再次申請增加186個非機動車停車點位,力求源頭控制共享單車亂停放的現狀。

  (三)多措并舉,強力治亂

  為切實解決轄區共享單車亂停放現狀,我局成立共享單車整治領導小組,由局長鄧承雙任整治小組組長,王國勇、寇峻嶺任副組長,市容市政管理股統籌協調共享單車整治相關事宜,大隊辦督促指導整治工作,各直屬中隊為整治實施主體,截止目前,我局共對轄區內的亂停放的共享單車進行了10余次的專項整治工作,處置亂停放共享單車2300余輛,街面共享單車亂停放的秩序得到了一定的改觀。

  一是定期約談。深挖“城管+企業”(“城管+企業”是我局黨組于2016年初探索的一種工作創新模式,即服務前置,主動對接企業,為企業辦理業務工作搭建一個良好的平臺,營造城市共建共享的良好氛圍)的管理服務模式,共約談共享單車企業10余次,對出現的問題、問題多的點位進行通報,明確共享單車企業管理責任,督促共享單車企業及時跟進,加強管理,減少單車停放數量,規范單車停放秩序。二是建立微信工作群。分別與各運營商建立了微信工作群,執法隊員在日常巡查發現亂停放的共享單車及時拍照上傳,各運營商收到后及時處理。三是接入數據端口。將共享單車運營商的后臺管理端口接入數字化城管中心,總體監控各運營商在城區共享單車的投放量,并要求不得超過規定投放量。四是要求運營商對超量投放的車輛進行回流。截至目前,涪城轄區內的共享單車企業共回收轉移回收3.8萬輛,其中OFO轉移回收2.5萬輛,哈羅轉移回收3000輛,摩拜轉移回收1萬輛。五是對超量投放的車輛回流不及時的實施暫異地存放。今年一月以來,我局累計對轄區超量投放的共享單車實施了暫扣,并異地存放2348輛。

  共享單車作為新生事物,規范化管理已成全民關注的話題,區人大代表胥菊蘭在區六屆人大三次代表會議上也提出的《關于加強綿陽城區共享單車規范管理的建議》,該建議列入了2018年區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督辦件。2018年6月12日,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瓊林帶隊到我局檢查督導辦理情況。經匯報座談,督辦組對我局在規范共享單車管理方面所做工作表示滿意,同時建議我局在共享單車企業管理模式、準入機制建立、宣傳平臺推廣等方面持續發力。

  四、下一步工作思路

  (一)健全相關制度,嚴控投放總量。一是協助市城管局盡快編制城區共享單車發展規劃,測算城區最大保有總量,避免過度投放;二是依據相關法律法規,對《綿陽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政策管理體系和鼓勵發展的工作意見》進行修訂完善,并結合實際出臺具體管理辦法;三是實行號牌登記備案制,嚴格控制投放數量,并實時掌握實際總量。

  (二)主動上門服務,用好用活“城管+”。一是主動對接企業,進一步健全完善服務平臺,幫助企業提升共享單車的管理效率;二是探索建立共享單車網格管理示范點,實現城管執法人員與企業網格管理員對車輛的有效監管,形成“聯管共治”良好格局;三是開好聯系會,會同企業商討管理過程中出現的疑難問題,為企業發展“出出點子”“支支招”。

  (三)強化監管考核,實現“扶優限劣”。一是通過建立共享單車管理辦法,倒逼企業運用GPS、北斗等定位技術,加快“電子圍欄”技術的推廣運用,發揮好共享單車APP的規范引導作用,探索更加科學合理的管理模式;二是建立政府監管平臺,強化實時監督,及時發現和糾正企業違規投放行為,定期通報企業管理情況;三是督促整改,實行“紅黃牌”警示,對維護人員少、車亂停不管、車身臟不洗的,采取約談等方式,明確整改期限,督促企業按要求整改到位,若整改不到位將逐步縮小其投放區域直至清退出市場。

  (四)強化宣傳引導,提升文明素養。利用宣傳欄、LED顯示屏播放文明騎行、規范使用共享單車等標語,營造全民共同參與、維護城市環境的良好氛圍;開展志愿者服務,調動各方力量共同參與到城市治理工作中,組織執法人員加強對市民文明行為的引導與督促;主動對接媒體,倡導市民群眾規范使用共享單車,增強文明意識,自覺將共享單車停放到指定區域,共同維護好整潔有序的城市環境。

  感謝你們對城市管理工作的關心和支持。

 

  綿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涪城區分局

  二O一八年七月十八日